論壇廣播臺
廣播臺右側結束

主題: 【高陽民間故事】昆曲大王韓世昌的傳說

  • 高陽信息網
樓主回復
  • 閱讀:37136
  • 回復:0
  • 發表于:2017/1/2 0:28:51
  1. 樓主
  2. 倒序看帖
  3. 只看該作者
馬上注冊,結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讓你輕松玩轉高陽社區。

立即注冊。已有帳號? 登錄或使用QQ登錄微信登錄新浪微博登錄

昆曲大王韓世昌的傳說



昆曲大王韓世昌的傳說

在中國戲曲界享有“昆曲大王”美稱的韓世昌,曾經任中國北方昆曲劇院首任院長,是昆曲界的一代宗師。韓世昌是高陽縣河西村人,生于清光緒年二十四年陰歷2月16日,乳名小四兒。十二歲上才由當地的私塾先生取“世代昌隆”的意思,命名世昌。為了糊口,這一年,韓世昌的父親韓玉琢托人說情,送韓世昌進了本村有名的昆曲戲班“慶長社”,走上昆曲藝術道路。


活死人

韓世昌剛演戲的時候,學的是“龍套”,什么孬活都來過。他的老師叫侯瑞春,人稱“刀馬春”,是個極嚴厲死相的“老戲骨”,那時候入戲班,都要立“生死文書”,即在戲班里學戲打死無怨,生死由命。慶長社是鄉下戲班,跑野臺子,跑大棚,一個臺口接一個臺口,小孩子們人小力氣又少,覺又不夠睡,學戲又累。常常是在大車上趕臺口的時候早就又累又困睡著了。韓世昌那時個又小,往往是侯老師抱上抱下。趕上冬天時候,人乏天晚,韓世昌躺在大車上睡覺,常常尿在褲子里,天一冷,尿結了冰,和棉褲凍在一起,硬梆梆地。下了車,他先得拿一根棍子把自己的褲子上的冰敲下來,再伺候師傅喝水洗涮,受夠了洋罪。
小時候學戲,時興“打戲”,記不住戲詞,做錯了事,眼力勁不夠,得,戒尺棍子伺候。韓世昌人小,又沒上過學,昆曲戲的唱詞又都是文縐縐的,根本記不住。有一次,學唱《剌虎》中的一句“赤緊緊的蠢不喇沙叱利也學些豐和韻。”韓世昌怎么也學不會,一下子被侯老師打了個“死”(暈過去)。還有一次,學《黑驢告狀》中的南樓拜壽一折,韓世昌剛散戲,二十多句唱詞怎么也記不住,侯瑞春拿釘著釘子的皮鞋狠狠地打韓世昌,又把他給打“死”了過去。但是奇怪,韓世昌醒來后,清醒了一會兒,居然會唱了。侯瑞春說:看,是不是非得打‘戲’不可,不打,你能學會嗎?
這些還都不算,最難演的是“蹺工戲”,演紙札人,站在臺上綁著蹺,一動不動,拘謹難忍,痛苦不堪,汗流浹背,一站就是整臺戲的功夫。韓世昌事后說:我在舞臺上的日子,早期過的是“活死人”的日子。等韓世昌有了自己的孩子后,他有感于戲曲界的陳規陋習,沒有叫一個子女從事戲曲行當。



東渡日本 
成名后,韓世昌成為江北昆班第一大戲班“榮慶社”的臺柱子。有《思凡》《鬧學》《琴挑》等代表作享譽一時。韓世昌常年在北京演出,北京大學的師生們是他的鐵桿戲迷。蔡元培非常欣賞韓世昌的《思凡》,認為這出戲具有革命意義。當時,北大有“韓黨北大六君子”和韓世昌昆曲“四大金剛”的稱呼。著名報人邵飄萍與韓世昌結下了深厚友誼。一九二七年,邵飄萍被張作霖槍殺,正是韓世昌冒著被殺頭的危險,收殮了邵飄萍的遺體,并花錢埋葬了他。
韓世昌在北京戲曲界的影響愈來愈大,逐漸贏得了“昆曲大王”的美譽。著名的昆曲大師吳梅、趙子敬給他親授技藝,韓世昌刻苦學,拿著學戲比天還大。吳梅教授教給韓世昌的第一出戲是《拷紅》,韓世昌謹記老先生的話“寧舍三畝地,不教一出戲”,每晚步行三十里去吳教授住的安定門外學戲,而當時他住在崇文門外紫竹林。有的時候,下雨下雪,在路上耽擱,餓著肚子也要準時到達老師的住處,韓世昌真有發愁哭得出了聲的時候。就這樣,他的技藝突飛猛進,在北京、在昆曲界都具備了相當強的影響力。這樣,在他三十一歲的時候,日本戲曲界邀請韓世昌赴日本演出昆曲,上演中國戲曲歷史上壯觀的一幕。
這次赴日本演出,場面相當轟動。韓世昌共帶了二十多名昆曲名角。戲碼以韓世昌的貼旦戲為主,主要有《拷紅》《佳期》《思凡》《琴挑》《游園驚夢》《刺虎》等。在日本的演出,形式與在國辦演出大不相同。開演時,先奏幾曲昆曲牌,韓世昌上臺演唱一折戲。然后再奏曲牌,韓世昌再唱下一折。沒有花臉的猛烈熾熱,沒有丑角的醒神逗趣,沒有激烈火暴的武打場面,全靠韓世昌在臺上安安穩穩、文文靜靜地唱念,非常吃功夫。韓世昌為了弘揚祖國的昆曲藝術,傳播藝術美,付出了極大的心血,也透支了自己的精力和體能。這次東渡演出,取得了極大的成功,前后一共演出了四十多天,東京、大阪、西京的演出場場爆滿,盛況空前。日本東京帝國大學的教授青木和許多博士生陶醉于韓世昌的非凡演唱技藝,賦詩以贈:相逢歡送眼青青,酌酒勸君杯莫停,幽夢覺來腸欲斷,清歌一曲牡丹亭。幾十年過去后,日本戲曲藝術界還對韓世昌的這次東渡演出昆曲的壯舉還稱贊不已,認為是東方文化交流中的少有的盛事。



 二十八兩黃金做鳳冠霞披

建國后,韓世昌先是被聘為北京人民藝術劇院的教師,培養了大批學生。后又領班南巡演出,轟動一時。一九五六年,蘇州昆劇團的《十五貫》進京演出引起轟動,被認為是“一出戲救活了一個劇種”。韓世昌和老一輩的昆曲藝人們深受鼓舞。他們組織了“北方昆曲代表團”南下巡回演出,在昆曲的衍生地江南上海與南昆的名宿們同臺演出,共同繁榮祖國的這一古老劇種。演出引起了轟動。就在這次演出后,在周恩來總理的關心下,以“北方昆曲代表團”為基礎,組建中國“北方昆曲劇院”,韓世昌擔任院長。周恩來總理親筆書寫了院長任命書。據傳,由一國總理書寫一個劇院院長的任命書,這在中國歷史上還是首次。在劇院成立的慶祝演出中,韓世昌和梅蘭芳合演了《游園驚夢》,周恩來親自看了演出,并和他們合影留念。中國北方昆曲院,從此以一個國家級藝術團隊的嶄新形象,為祖國的戲曲事業增添著濃墨重彩。據傳,韓世昌最為衷愛的一套行頭是一件鳳冠霞披,這件行頭珍貴無比,流光溢彩。這是由國家總理特批的由國庫撥出的二十八兩黃金做成的,金線銀錢,華貴精美絕倫,前無古人的“昆曲大王”韓世昌穿著黃金織成的鳳冠霞披,在中國戲曲舞臺上書寫了不朽的傳奇。這個從高陽縣小白河畔出生的叫“四兒”的鄉下野孩子,成為了萬人景仰的一代戲曲宗師。



來源:民間故事高陽卷


  
二維碼

下載APP 隨時隨地回帖

你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注冊 QQ登陸 微信登陸 新浪微博登陸
加入簽名
Ctrl + Enter 快速發布
广东36选7最新开奖查询结果